我们站在永恒的荒野

晚上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在黑暗中视野随着脚步一步步移动,他们出现在我的眼前。

它们本来的个功能是两个球框,我看到它们时它们球框的属性完全被剥离,成为两个并存的存在体,所以也可以说这是我的装置。

它由冰冷坚硬的金属组成,而不是生灵所常有的弹性,温度,呼吸心跳,和可渗透;它们只由简单的几个线条构成,中心是空的但很大;只有简单的白色,在黑夜中能辨识的和黑夜安静共处的白色;在空间的不同位置去看它们你所看到的形态,特别是它们之间共处的形态都根据你视角的改变而改变,环绕它们一周后你才能,也特别幸运地能有立体的看到它们的样子和它们是谁的机会- 没有脸之类的细小东西偷偷抓住注意力,使观察,也就是它们在观者眼中的存在变得片面主观。

这让它们成为了一种一呼一吸世界之外的,在类似于永恒——无时间性,不会改变;类似于荒野——清晰,干净,真实,饱满,中的存在。

我一个人在漆黑中走到这里,看到它们,觉得挺开心

寂静,模糊,辗转的光亮,两个长久相依,在这永恒的荒野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