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艺术和我的校准

这几天总是觉得被赶着走,被赶着输出,表达,创造意义。这种倾向也很大存在在艺术课上,上学期的一个练习中我自己也在博客上写下这些挤出来的想法让我觉得不适,我也是一个可以特别“能说”的人。在之前跳舞,对我来说艺术真正进入我的生活的时候,它的可贵不是因为“艺术”的标签,而是的的确确它的新奇,有趣,到后来的对我,我的生活带来新的样子,然后成为一个我在其中存在的新的面向。

前两天我对现在进行的项目产生来极大的怀疑,不愿意再去做,这种情况把我推到一个危机的急切处境。现在,一些态度和之前的未知被发现,也做了一些新的决定。

刺激

外星人在此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A1MzY0NQ==&mid=2651530357&idx=1&sn=16d3821950e2872bd2a8cb61f5985bd2&chksm=bd53a4978a242d8199e120a258e4eded03f8e8c8c8a8045ffae6d754f74a52f73e1071b76101&mpshare=1&scene=1&srcid=0311rdK7Tj5bkhQsDKtkRw2t&sharer_sharetime=1615541482681&sharer_shareid=ed06efac023c92b075605babe97036b1&version=3.1.2.6203&platform=mac#rd

来自雅克勒考克《诗意的身体》

来自塔可夫斯基《雕刻时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