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说的边缘状态-行为

这是我的一个经历,一次小实验

视频链接

https://youtu.be/16w0IUgDVNc

我来到了丹巴嘉荣藏区,住进了一家只有我一个住客的院子。在这里的第一天晚上我走出了二楼顶独间的房间,坐在院子里,就这样坐着,我对在这里独自的黑暗有某种隐约的期待,在开阔中,在远山下,远离现代文明,远离人群,远离一切有人工建构的人事物。当然,那时我没有想什么,只是来到了一个能够有自由时间和空间的地方,生的渴望在这空地上能够出现,我就坐着,在黑暗和冷风中,坐了很久很久。

在后来快要结束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被推到一个无处去,无法存在的边缘状态,夹在两个空间之间。

一个是可见的,有空间,时间,体积概念的“色”世界,物质在这一维度的世界上活动,发生,讲话,做事,行动。一个是我不清楚的,暂时说它是非日常的,未知,非物质,没有实体,有点像一个潜意识的世界,感知的世界,抽象的世界,神秘的世界。比如创作在我看来就像是尝试靠近这个世界,把它以某种方式带到“色”世界里,可见,也就可分享,可以被保留。

回到我的体验,我后来在渴望着那个世界,渴望某种在我身上的显现,我是谁的状态。我希望也把一切发生留下,有一种很强的恐慌,所以坐了很长时间以后开始拍视频,开始努力说话,发出点声音,可以把这看作一个我存在于”色”世界的证据,我需要创造”色”,在这里就是我能在这个世界留下我发生过的事情的痕迹。但这实际非常痛苦,非常无依,我开始录视频,那个世界就一下子和我脱节,我一要组织语言,一发出声音,那些感受,那些所在就全部消失,只剩下我,面对消失的空空的一切以及给它们预留的椅子,说不出话来。

一些背景信息

去丹巴之前我从北京的学校里跑了出来,逃一般的,在成都吃了看到了很多北京没有的树,呼吸新鲜空气,吃了好吃食物,住了很好的房子,看到了热情温和的人。我又跑到一个朋友家呆了一晚上,他不知道怎么总能让我忘记我的边界感,对自己的边界感,也很神奇的对我很好,认为要对我好的那种好,每次和他呆一段时间我都会想要去依赖人,可能是打开了我平常总是关着的陈年老窖吧,里面装着不安全感和需要。之后我就跑到了丹巴,自己呆着,希望能脱离那些环境,削弱外面的声音,在自然中想要找回自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