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的想象

走钢丝的人出生下来,一步一步地在行走,我还看不到它的样子,不知道它变成一个在探月空间里装置会是什么。接下来我开始尝试找到他身上披的,来到这个世界的衣服。

我已经确定的是它会在探月三楼悬空处靠近自我认知教室方向的最边上的黑色横梁。大概可以确定的是它会很高,有倾斜的角度。

后来又知道了它会是一个站立的人。

和我跳舞有关,直立这个动作非常迷人,站立的姿态,骨架架构也让我觉得是一个东西最自己,最有积蓄的生命力和一种穿透的向上性的,像一棵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的树,从摊开在地上的状态摆脱了重力的制约,身体结构拉起,驻留在一个平衡点,力又被传递回地面,重力让它直立起来,并沉重,这个对抗力的方向向上,也得能够此向上。不再是漂浮的状态,有了一个东西的存在,它的生命所得到和施于的力,每一个时刻这个“付出”都在进行,对抗和平衡都在进行。

我希望能够实现它静态中内在的动势。

之前上课照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