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色”

Location: MSA Yanqing Campus

Materials: Iphone

When I first saw a photograph, which is flower. I know that it means sex. The photographer is called Araki Nobuyoshi, he is using flower to represent sex. I was quiet young at that time, I don’t know what is that, and I can’t understand his art work. I can’t understand him either, now too.

The flower outside in front of the door
The Redlight are devouring them
The colour of them is so miraculous, it’s the most beautiful colour that I ever seen.
The light shows their’s nature
what is nature?
Continue reading “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色””

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角儿”

Location: MSA Yanqing Campus

Materials: Iphone

Intro.

夜晚,我在雨天里走路,呼吸。

墨文上门来,把我从梦中敲醒。

虚幻,一瞬间变成了现实。

Climax.

那夜,雨变成红色的了。我走在雨里,作为一个旁观者,注视着它们的样子。

它们舞动着,并不出于什么目的,它们不是为什么人而表演,而是为它们自己,观众与演员,是同一个人,都是它们自己。

许多表演的主角和观众是一个人。

一个人足够了,但如果有更多的人,它们会更高兴吧。

我成了观众,一个由第一位观众介绍的观众。

我注视着这些演员们,她们个个都是角儿。

我不知道怎么融入,我好像有些腼腆与不知所措。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只有眼睛在与他们交流。

我喜欢我的手,不管它们到底有多粗。

我伸出了我的手,尝试与它们共舞。

一滴一滴的雨点散落在我的手上,那个感觉是很轻盈的,同时也挺陌生的。

我有点照顾不来了,它们在包围着我,好像是一根根红色的线,缠绕着我,从头到脚。

End.

我离开了,我解不开线,我全身冰冷。

我还想留在那里,但是我还是听服了自己的躯壳。

我在想,下次吧。还是挺期待下次的。

Continue reading “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角儿””

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Sunlight with she’s body”

这是一组无目的性的实验作品。我没有带着任何目的去实验,这些都发生在随机的地点随机的时间。这组照片是由一组叶子组成的。红色的叶子是主角。

我在家里的阳台上发现有一盆植物是红色的,它其实是棕色的。但是阳光改变了它。使它从棕,变成了鲜红的红色。红色使原本的棕色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活生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它不是它了,但其实它还是它。外表变了,但内心并没有。

它的纹路是它的痕迹,它生命的痕迹,它生命的路程。

Continue reading “Red 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Sunlight with she’s body””

Red monster “a thought just came to my mind”

她是一個怪獸,一個沒有名字的怪獸。

因為她不知道叫什麼,至少現在沒有什麼想法。

沒人能給她命名。

她沒有住的地方,她身無归所。

她和其他人一样,她也需要朋友,需要伴侶,需要家人。

她並不特別,但同時她也是獨一無二的。

她憤怒,她張洋,她熱情。

但是這些好像沒人能看出來。

沒人知道她是個怪獸,因為她長得太像人類了。

她從不表現出她的性格,在別人眼裡,她再普通不過了。她不渴望得到別人的注意,但同時她又想讓大家了解她。

她想融入人類,她不想孤獨的死去。

她想快樂的活,至少滿足她自己就夠了。

她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接觸到她的人是一定量的,仅仅是她活着的日子里接触到的那些人。

她不可能认识世界上的所有人,她只关注她身边的人,就足够了。就足够高兴了。

她内心的样子和她外表的样子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