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topia of Architecture

“Architecture is the only art by which we can put Nature to work, and this unique advantage makes manifest its Sublime aspect.” “建筑是我们能够利用自然的唯一艺术,这一独特的优势使其崇高的一面得以体现。” The means by which nature can be put to work, which belong to architecture, come from the power to effect what poetry can only describe. The art of moving us through the… Read More The Utopia of Architecture

Process 4 “No Exit” Computer Modeling

延续着上文中的构思,这个房间应该是又很多很多的三角形所构成,这个草图很好的表达了我对最终模型的预期。 这间房间有着两个出口,一个在房间的侧面,通向另一个房间。而另一个房间正是这个房间本身。也就是说,从侧门出去,又重新回到了房间内。上面的那个天窗一般的开口就是连接侧面出口的通路。当你从侧面的出口出去之后,就又从上面的门回到了房间内。这个结构反映了我对”No Exit”这个概念本身的思考,即没有出口就同时代表着没有入口。如果你能进到房间,也就说明你可以原路返回到出口,即出口就是入口。所以说没有出口是一个悖论,因为你得先进入房间,才能说我出不去了。 那么一个出口和入口的悖论就被描绘出来了:当你出去的时候,你又进来了,出这个行为在执行的同时变成了进入房间,所以你永远也不可能离开这个房间,也就实现了正真意义上的:“No Exit”。 那么我下一步的目标就是重现这个房间。首先我先尝试了如何用三角形来铸构这个空间的一面墙壁。这一次的尝试可以说是非常的潦草和迅速,我简单了在纸板上裁下了合适大小的三角形,并没有拘泥于尺寸的精确度。但是说起来容易,其实操作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通过这一次的试验我得出了结论:整个模型的最基本单位就是三角形。想要搭建出一个精准的模型,就只有两个要求:“计算和裁剪出精确大小的三角形”,以及“以计算好的方式将三角形拼接,并且粘合两个三角形的时候要小心,不能犯错或者让胶水流出来。” 所以我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软件当中建造出模型出来,这样建模软件中的模型就是100%准确的了。并且建模软件当中每个三角形的数据都是可查阅,已知的。所以再根据虚拟模型的数据来搭建现实当中的模型,就可以得到一个高质量的模型。 我很快找到了建筑老师学习Rhino,在电脑中建造我的模型。说实话学习软件花了我不少的时间。以下是一些过程: 在这之后我有花了很多时间来研究如何建造三角形的结构,直到我学成归来: 之后我就在这一小段的墙壁上继续展开-我的目标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所以整个墙壁应该是环绕成一个穹顶。 最终的完成图长这个样子: 得到了成品之后,下一步就是在现实中还原这个模型了: 总的来说这个项目最终的模型是个大工程,因为模型由很多很多小三角形构成,而且我采购的版面材料特别难切割,目前看来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裁剪和建造模型,就留到2021开春吧!

Process 3 “No Exit” Constructing with Triangle

“全景监狱全称为“中央监控式全景监狱”,由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提出,是由英国哲学家边沁提出的“圆形监狱”设想而来的。圆形监狱描述了一种环形建筑空间,其四周被分成多个囚室,中间是一座瞭望塔,监视者站在塔上即可监视囚犯。在传统社会控制方式下,囚犯被监禁在不同的牢房中,监视着则在牢房的最顶端位置对不同牢房的囚犯进行监视,监视者的视线可以到达每一间牢房,但囚犯却看不到监视人,因囚犯都被关在不同的牢房中,彼此缺乏信息的沟通。所以,监视人在不在场,囚犯们心中都认为其在场,便会不自觉地接受外在的控制并约束自己的行为。在全景监狱中,观看是一种权力,被观看的人只能选择服从管制,外部的规则便渐渐变成自律性质的约束” (北大新传猫哥) 边沁于1785年提出了他对一种环形监狱的设想,这样的由特殊设计打造的圆形监狱可以让监管者从圆心的位置四顾整个监狱的空间,方便于监管者的管理和监督 而福柯则在他的著作《规则与惩罚》当中受到边沁的启发。边沁设计这样一个监狱的目的是出自实用性质的,补仅对监狱本身补充了很多描述,并且以建筑的功能性出发设想了这样的一个结构。而福柯则是运用了这个意象来表述自己对规则这项技术的运用。“如果我们去问米歇尔·福柯,应不应该把人贩子活活扔到油锅里面炸,他的回答八成会是「 不应该」”(盐选推荐)福柯在书中描述的对工具和建筑的利用,以及他对人道主义观点的描述,都指向了通过改进惩罚的手段,从罪犯的精神层面施压,来达到改造罪犯的思想的目的。 福柯在书中描述的一切都是带有着福柯自己的思考的,我诚然不敢明喻自己对《规则与惩罚》的见解,但是这个建筑的意象让我的项目打开了一道新的门,尤其是有着大眼睛的那张画。 在一个“全景监狱”当中,中央的眼睛(意为当权者,权力的所有者)能够从中心看到所有的罪犯,而罪犯则因为角度的原因看不见中央的眼睛,而且罪犯无法互相交谈。这个眼睛的寓意和我的设想如此的相似。在No Exit的房间当中,三个被囚禁在空间里的人时刻必须看到对方,他们必须被观察着。他们即是观察者,也是被惩罚的人。他们是互相的惩罚者。 而从几何意义上来解读这个所谓的”中央监控“式的监狱,即使:”从圆心出发画出的半径到圆弧永远相等。“这是圆形所具有的特性。所以我站在圆中心观察圆的周围就是最佳的位置。 这个圆环监狱启发我的点在于,我的项目也是同样的道理,他们有着共同的出发和性质。 三个人如果在一个房间当中,形成一个平衡的关系,那么这个房间一定是三角形的。每个人占据一个角落,从三角形的一个端点到达另外两个也是相等的(等边三角形)。 三角形这个元素就被我解构出来了 但是这个房间不单单只是一个三角形,我一开始对这个空间的预期是能够对房间内的存在者产生压迫感,这个房间即是地狱。所以回到一开始我提取出的元素:一个倾斜的墙壁,一个拱顶。 我希望能够使用三角形作为最基本的结构材料,搭建这样的一个房间,同时满足上述的要求,那么我的草稿大概长这样: 在这个终稿出来之前我还做过很多的尝试,对三角形的不同组合,尝试去理解如何将它们有序的连接在一起,拼出一个无序的表面,形成一个有压迫感的空间。 Work Cited: 盐选推荐,“如何评价米歇尔·福柯著作《规训与惩罚》?”,知乎,2019/04/26,(8 条消息) 如何评价米歇尔·福柯著作《规训与惩罚》? – 知乎 (zhihu.com) 北大新传猫哥,“北大猫哥新传考研 | 福柯的全景敞视监狱机制,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知乎,2020/09/02,北大猫哥新传考研 | 福柯的全景敞视监狱机制,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 知乎 (zhihu.com)

Vision Paradox, not Optical Illusion

Optical illusion是由我的建筑导师一开始介绍给我的。并不算是有任何的机缘巧合。这一点虽然看起来不是一个创作的合理流程,但是Optical illusion在后来给我带来的启发确实很有帮助。 M. C. Esher是我在所有Optical illusion中最喜欢的一个创作者,他的画产生令人迷惑的空间本质上和其他的Optical illusion还不太一样,我觉得Esher对空间的理解是超乎常人的,而且他的思辨能力也不同寻常。 当我完全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和角度画出这样的图形之后,一张更大的画面就出现了: 不仅仅是三角形的是错觉带给我很大的启发,Escher的其他作品也非常有意思. 当我看了这么多Escher的Optical illusion之后,对比其他平面上的Optical illusion,我真的可以明显感觉出他们的不同之处。 我把以上的这两张归类为视觉-错觉,因为他们真的是我们大脑产生的错误判断,illusion在字典中的定义是:(1) a false idea or belief, (2) something that seems to exist but in fact does not, or seems to be something that is not. 错觉是一种错误的信念,错误的认知,是不存在于现实空间当中的。但是如果你仔细会看Escher的不可能空间: 其实你不难发现,如果我们单独看曲折的水渠,忽略那邻人迷惑的高度差,每个曲折和形状都是正常的,然后我们再把目光放到竖立的四根柱子上,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我们退回正常的视角,画面又开始迷惑了起来。这是因为画面中的高度差和平面的河渠是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当我们单独处理两者时,河渠和柱子没有产生关联,自然也就不会邻人迷惑了。但是如果将两者放在一块,本质上是冲突的空间就让我们产生了困惑。 我认为,这样的图像其实并不是视觉错觉,因为其中没有让你产生任何虚假的信念或者大脑产生错误的判断,每个判断我们都是理智的做出的。然而让我们困惑的其实是两个冲突的信息。这其实是一个-“视觉悖论” (Vision Paradox) 悖论是表面上同一命题或推理中隐含着两个对立的结论,而这两个结论都能自圆其说。悖论的抽象公式就是:如果事件A发生,则推导出非A,非A发生则推导出A -摘自百度百科 从悖论的定义出发来理解我们所看到的图像,两个对立的结论分别代表着水渠和柱子,两个空间在图像中都能自圆其说。但是同时两者又是水火而不相容的-他们互相证明对方的错误性,从而达到了悖论的目的,一个难以被理解的抽象概念,混淆视听。

Process 1 “No Exit” – A spatial restore project

这是一些来自生活中采样得到的灵感来源,他们和理论上的逻辑可能并没有非常相呈的地方,我也没有在看到这些建筑之前抱有任何的期待。但是回想起来的时候,他们提供了很多感受上的重合,尤其是空间语言上的,这些建筑部分和我想做的项目说的是同一种语言。 这里是三里屯Soho,一个很有意思的商业中心,从很远的地方你就可以看到太古里那栋五颜六色的建筑,而里面的一层和二层是优衣库的空间,三楼和四楼是餐厅和露台。 Deconstruction 这算是我比较喜欢做的事情,我很喜欢看到建筑师的草稿上不仅仅有画面,还有他们的标注和解读。当尝试去用绘画和图像来记录事物的时候,更重要的本质是去理解空间,尝试用自己的语言来理解眼前呈现的现象,在心理学中,这被称为”Accomodation”。 而绘画能做的事情远比拍照可以做的更多,比画的像更重要的是你如何在记录的时候对建筑产生理解。太古里的优衣库楼就被我理解为一个方块-削去了底面的两个角,并且形成了一个向下的切面。这个切面产生的建筑语言启发了我。 而随着”Enormous”而来的是压迫的感觉,建筑厚重的形体现在悬浮在你的头顶之上,巨大的重量带来的就是严肃的压迫感。这一点真好是我要寻找的感觉-来自地狱的压迫感。 接下来我和我的建筑老师一起做了一个脑暴,列出了和NO EXIT所有相关的元素,其中包括了: No Exit的场景是发生在地狱当中的,那么地狱的语言有什么? No Exit这本书是怎么描绘了这个空间的? 青铜雕像 沙发 没有窗户和镜子 一个有时候不会响的门铃 Paper Knife 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三个人在书中形成了一个制衡的关系 然后还有几个点留给我去了解,包括两个电影和Plato’s Cave(这个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脑暴产生了很多点,可以供我去延展研究,但是我并没有采取其中大多数的点子,相反,我只对1和3有着一些后续的运用。这一次脑暴之后我就跳转到了Research和试验上了。

Introduce to “No Exit” – A spatial restore project

“No exit” is the book we’ve studied on EN3001 class couple weeks ago, including researches, debates, and monologue writing around the book. And I, was pretty much obsessed with the concept of “Existentialism” proposed by the composer of “No Exit”-Jeans Paul Satre. In the book, Satre depicted a room down in the hell, with one… Read More Introduce to “No Exit” – A spatial restore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