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命力】

我在寻找最真实且最有魅力的东西

我常常对一个人的认识大多时候都只能停留在表面和当下,简单粗暴的对其加以标签便可归档了事,却难以真正明白,一个人的复杂与斑驳。

当我去理解我自己时,也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很惧怕“攻击性”。不仅如此,还会压抑、否认自己的攻击性,我从来不会直接对别人表达愤怒,而是绕着弯去表达攻击,这也就是武志红老师说的:”被动攻击“,甚至很多时候我都会为自己的攻击而内疚自责。而去压抑自己攻击性的本质,则是因为“好人”形象下的自恋而已。

但实际上,攻击性是人类的一个本性,剥离了攻击性的人,也剥离了自己的本性;而具有攻击性的人,则是真实的,因此更有魅力。

印象很深刻的是在一段关系中,我对朋友做的一些事情很不满意,但是当时我并没有表达出我的这份愤怒,于是愤怒就一直积攒在我心里,每当ta在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时,之前的怨恨都会一并浮上心头。但有一天这份攻击力爆发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不仅仅我自己觉得身心畅快,其实对方也没有恼火,也会说出对我的一些不满。我们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的亲密深度。这其实也是攻击性的一个根本功能。

愤怒不满,总是带着攻击性的。但如果惧怕压抑攻击性,我们其实都能体验到,如果一个人身上没有攻击性,ta很容易像是虚假的,很难和别人建立起生动真切的关系。

自体都在寻找客体,我永远在寻找你。攻击性,就是我和你之间的相互寻找。没有攻击性,就什么都没有;所以很庆幸我有一次那样的尝试,我的攻击性被看到了。

罗杰斯说: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纳。我攻击ta,而ta带着爱容纳了我的攻击。还深深地理解了我的不安,我的黑色生命力被ta看见、被ta允许,并经由ta爱的目光的看见,转化成了白色生命力。

这种“去毒化”的功能。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攻击性的能量,也让我以后的生活学会去接纳攻击性,表达攻击性,转化破坏性。去感受这种能量流动生命力流动的感觉。

1.刻意练习高质量的真实表达-批判思维

在我看来释放攻击力很大一点在于真实的表达。我想我需要一种更加开放的心态,试着去    分享自己的情绪,试图脱掉假装换上真实衣装,真诚表达我的真实感受。但是这种表达不是固守我看见的单一形象,而是以多元的视角,以有见地的真实表达去看待一件事情,一个人。

因为当我当我不带期待不玩套路,只真实表达我对一个人的感受,回应我的是一份超越爱与友谊的互懂;当我不再不好意思去表达我对母亲对亲密家人的爱,我变得更加柔软与流畅;当我不再畏惧与众不同,对权威表达真实感受时,我的内在有了很稳定的力量感;当我不再为了更好、更完美去只展现自己某一个面相时,我超越了好坏对错,对自己更加接纳。我开始做到“我不需要更好才能被爱”,不再去勉强自己和给自己太多的压力。

2.竞技系运动

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运动的人,但是偶尔一两次的运动总是可以带给我很多的惊喜,让我发现 原来流汗的感觉这么的解压。当我在用力奔跑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周围的能量在快速的分散出去,让我有一种释放解脱一样的感觉。

同时运动让我有一种战胜了自己 克服了困难的喜悦感和成就感。从最初的尝试开始 一次次地不断努力,加大强度,增进速度,并从中获取成就和完成目标的满足感。并为了下一次的挑战总结经验汲取教训,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自然而然的,让我很喜欢的过程。

当然,即便一次次地挑战自我失败了,那驱动下一次从头再来的便是不甘心与不服输的乐此不疲。那种自身的满足感,周围人的支持与肯定,以及来自竞争者的压力,都让让运动变得如同有魔力一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