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我和世界的协调中探索价值」

关于自信我曾想过1000种解释,100种可能性….

当我想要更自信时,都会努力培养和建立某些受欢迎的,容易被认可的特质,我开始想要去做好每一件事情,不再是通过去迎合别人而得到肯定,而是去成为一个全能的人,用我的能力去征服所有人,得到大家的认可。

并且我开始认为一旦拥有了这些特质,我就能够感到自信。我渴望变成别人眼里的人生赢家。可是当我的自信倘若建立在这些某些特定品质上,那么自信本身就是不稳固的。因为我发现在我人生的某个时候,我一定会失去这些东西,我所谓的全能根本不存在,一件件现实的事件摆在我眼前都在给我打各式各样的耳光。我企图用优越感建立的自信来解决自卑,但其实恰恰是放大了自卑,我并没有真正地去解决它。

我的自信也会因为这些消失的特质而随之而去。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自信这个概念本身就像是画出来的饼。这些过往的关于建立自信的经历,也让我突然明白一件事情。我都知道自信是好的,或者应该感到自信,然后就很用力地去获取和争夺,以期望自己变得自信。事实上自信是一个被大众认可的品质,想要变得自信实际上是为了获得更多认可。但是这不恰好限制了一个人的自我价值吗?

所以现在我不那么喜欢自信这个词,我更喜欢我coach常常和我强调的“探讨自我价值”。因为自信有粗暴的高低之分,价值则可以多元。当一个人拥有丰富的自我价值时,并不因为ta获得了足够多,足够好的什么东西。而是因为ta在多大程度上是忠于自己的自我,个性和感受的。

自我会一直和外部环境发生互动,我会体验到来自外界的各种影响和压力。以前我会屈服于外力,放弃自己个性和感受所能决定的自我实现方向,当我努力地满足外界期待,并期望自己因此可以感到自信时,更像是在为别人演戏。因为我最终只是模仿了自信的形,却未达到自信的意。这样的我可能会获得暂时的满足,因为服从的确可以带来很多好处。

但我也不得不放弃自我,不去感受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也就不知道自己的喜好和方向在哪里。我每天都在做很多事情,但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做那些事情。

另外一种人(我在尝试成为的人)则会愿意坚持和维护自我,在规则、期待和自我实现发生冲突的时候敢于走不寻常的路,不介意他人异样的眼光,只是专注于自己的志向,内心只对理解支持自己的人开放。

其实我想自信和自卑压根就是一个伪概念,因为自我是独一无二,不可比较的,所以当我忠于自我地活着时,我活出的样子是没法被比较的,从而也就不会有比不比得过的问题。最自信的感觉,就是我压根不会关注自信不自信这事情。因为我一直贴近我的自我,我的经历,我的天性。周围的人也很难把我的价值放在任何一个简单粗暴的评价体系里面去衡量。

自信不自信,本来就是对人的一种简单粗暴的评价,而大家一直都是更偏好自信的人的。人的价值是由自我的独特性决定的,而自我价值来自对情绪感受的接纳,对动机和愿望的认可,对天性和攻击力的遵从,以及通过实践和尝试将自己精雕细琢成为那个最契合自我的人。我想如今我已经走在了探索实现自我价值的路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