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那不是我 那个鼻子也不是我

这是我的个人艺术项目的尾声。这段诗歌主要描述了我在表演以及self-evaluation(详情见个人网站)中所提到的我面临的困境。对于表演,我害怕表演艺术是我逃避的方式。我会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一部分置于这份艺术上。这样做让我产生了奇妙的罪恶感,我总觉得我应当把我最好的,最诚挚的放在这枚艺术上,而不是将那些我无法面对的安歇于此。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来。因此,我将这种感受以诗歌的方式表达,放到了项目的尾声。

逃避:这个人不是我,它的鼻子也不是我的

她总是跳动着,跪着向他人乞讨

乞讨着明天的太阳和别人的生命

我却总是真诚的

期待着

幻想着

祝福着

你的鼻子能从一片没有痕迹的皮肤中掉落

它随着树木流淌,随人类愤怒

正如同最初预料的那样

我得长所愿

高傲的鼻子漫游在躯体之外

它从乞讨者的身上逃走了,沸腾的奔向华丽的人群

只有频繁的手指刮蹭皮肤的声音能够代表这场荒谬的逃窜

她低下头

将乞讨用的瓷杯子放在合适的位置

我印象中的她总是理性又聪慧的

而鼻子厌恶这样的人的皮肤

诚然,它再次逃跑

我总是一味盼望着

盼望着她歌唱 亲吻 窜动并安眠

但她却在夜里一次又一次的醒来

哭叫着寻找自己的身体

鼻子在这时候回来了

我将的我的鼻子重新放到脸上,她依然在乞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