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身认知论

我相信头脑却不相信身体,因为我根本碰触不到我的身体。

最近越来越体会到 感受 的重量,舞蹈,尝试合理化一些事情。习惯了思维控制感受,但思维独裁的本能反抗是怀疑 我以为的究竟是不是我以为的。这个想法是否起始于我 决定了我相不相信我自己。我相信头脑却不相信身体,因为我根本碰触不到我的身体。

前两天查即兴喜剧的理念是”希望在舞台上重现日常生活中自然生发的幽默”,冥想后,我站在随舍屋顶平台时,我忽然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离自己很远,像第一次即兴训练时全身绷着的我,像一freestyle就想套routine而不是听音乐的我,像太过于擅长自我催眠的我。很反讽,第一次最清晰的感受,是关于自己的疏离。一直以来我听到的声音是 我可以我不累我还能顶。

但第一次,对着窗外的红叶,我听到了那个很小的声音 它说 :我不行。我没法解决所有的问题。

但很神奇反而是这种”无力感”让我决定行动和改变。我有边界,探月有边界,但每一片麦田都有其内蓄的原本的力量,一种只提供可能性却不加以评判,只求完整的看见却不求完整的共情的力量。

我想感受这种力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