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生长的过程

这是在Art Project课程上的一篇记录文章,记录我2020年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Stage 1:在一片空白的时候找到压力

一开始说要制作一个艺术项目的时候,我是一片空白的。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生活在压力和他人的言论之下。然而对于我而言,艺术是一个非常私人非常自由的东西。当自己被很多很多东西束缚或者碾压了以后,那些关于艺术的创造力,就会慢慢地消失。

于是在一开始创作的时候,我就完全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没有想法,没有主题。和Mowen聊完以后,我发现我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我来上艺术课的目的–发泄。我想要找到一个地方发泄和放松,因为申请已经开始了,每天做不完的事情,扛不动的压力全部都需要自己经历。

无目的创作时的截图

相应的情绪也会很多很杂,有些时候情绪是自己创作的动力,有些时候情绪也会让我整个人特别无神。于是根据发泄这个线索继续跟进,发现我现在正在面对的就是无尽的压力。于是我的主题就变成了压力。

我自己的生活被笼罩在压力之下,别人的期待,还有自己的希望,让我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Stage 2:我该如何表达我的压力?

确定好自己的主题以后,自己开始比较兴奋。且因为自己之前有非常多的做项目经验,可以非常迅速地搞定一个展览或者是艺术品。

于是我就开始兴致冲冲地开始计划我到底要怎么做一个艺术品。于是我就画出了下面的这个思维导图,里面不仅仅包含了概念,里面甚至具体到我如果要展示这个艺术品,我的展现形式是怎样的。

我的思维导图

乍一看好像很具体,以做项目的标准来看,非常有执行力。但是其实对于艺术而言,艺术并不需要那么多条条框框,更多的是肆意的创作和表达。

在和Mowen沟通的时候,Mowen一点儿都没有看我写的工工整整的计划书,反而在和我聊那些我在压力之下的感受。当自己开始表达自己的感受的时候,身上久违的无局限的创造力好像又回来了。

Stage 3:我为什么会感受到压力?我感受到的是什么压力?我该怎么表现压力?

和Mowen聊完以后,我就知道我需要改变自己创作的手法了。Mowen推荐我去做一些关于压力的研究,以及多看一些艺术家的作品。

于是我做了一些关于压力的研究:

生存本能伤害人类

第一阶段:产生焦虑

第二阶段:产生不适感

第三阶段:产生恐惧

第四阶段:产生生存误判(生存本能会夸大一些本身很小的失败)

第五阶段:出现严重的身心状况

在做研究的同时,我也去更多地感受到自己处在压力之下会是怎样的体验,虽然压力体验没有被我记录下来,但是那种压力的体验像是一种记号,在我身体中已经形成了记忆。所以当我开始无目的创作的时候,视频的创作就变得格外自然了。

无目的创作中的截图

Stage 4:无目的地寻找灵感

在这个阶段里面,就是需要无目的地创作。我开始拿起了我的录像机,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拍什么。只是拿着摄像机,去开始拍摄。神奇的是,当我拿起摄像机的那一刻,我好像就知道自己需要拍什么了。

无目的创作-吃东西的嘴

之前感受到的压力和克制,在这个时候直接控制我的大脑,我拍摄出来的东西好像都在似有似无地表达着我在压力困境中的彷徨和无所适从。

无目的创作的截图-像是没有尽头的走廊
视频截图-把柚子当做压力杀死
视频截图-被杀死的柚子
视频截图-滚动的轮子,滚动的未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