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 第二次 大理的相聚

2019的聖誕假期,我去了大理。

鄰近假期,我糾結了幾天去哪裡,在放假的那天,還是決定去大理。
大理,在印象裡是綠油油的稻田,還有遠處的山。地平線上,幾座青白配色的房子稀稀疏疏的站著…

不過這次的大理,
讓人變小,讓時間變慢。

出發

凌晨六點,2019-12-22,我坐上爸爸提早約好的車,一個人去機場。第一次一個人坐飛機,第一次自己選擇目的地,還是第一次獨自面未知的旅行。
去機場的路很安靜,耳朵裡的旋律變隨著一點點亮起來的天空,
一顆顆星星消失在樹梢上


下午到達大理機場,出大廳,右手旁,坐上了只有兩三個人的機場大巴
三個小時的路,從機場——大理市中心——大理古城。

大理古城,還是原來的樣子。街旁賣雜貨的小鋪,賣水果鮮花餅的點,賣手機的匠人,還有拐角街頭賣烤乳扇的小小桌子;一條白色牆面的胡同,四面掛著彩色的扎燃布。
聽說過一家有名的咖啡館,在古城的東邊,走了30分鐘的路——我去咖啡館的門口瞧了一眼,“大象咖啡館”。聽說這裡聚集了很多藝術家呢,地方不大,人卻坐滿了,在我探頭望進屋裡的時候,門口的小姐姐熱心的和我打著招呼。

晚上,我和媽媽在大理古城的客服中心回合,那上行李,這一天先去媽媽上課住的民宿住下了。

第二天,我去了洱海。重看喜州,新看雙廊

前一天晚上,我報了一個大理一日遊的旅行團。早上七點多被司機從民宿接走,八點到大理古城和其他遊客集合。
在古城外面的街道上吃了早點,坐車去下關的碼頭。
從下關出發,坐一上午的船,路徑小普陀上的寺廟和難找風情到的假日風光,到雙廊下船。

第一次來雙廊,這裡是個繁華、現代化的古鎮,臨海的小街小道旁滿是各式各樣的精緻小舖子。銀器、手工皮包、編織的手鍊、陶瓷設計品、扎燃店,還有風格不一的咖啡廳和書店。

陽光反射在洱海面上,雙廊好像真的是個可以安安靜靜待一下午的地方。

隨後到達的是喜州古鎮,嚴家大院,喜州粑粑,老冰棍,茶葉一如往日;
白色的房子藍色的瓦,到處都是的札染布料依然讓我癡迷。


最後,我來到了巍山。

如果大理古城和双廊古镇叫做繁华和喧嚣,那么巍山便是朴素和简单。
人不太多
路不太长
刚好“从前慢”

——Laura


跟着一日游走马观花的看遍了大理古城、小普陀、南诏风情岛、双廊、喜洲,试图在某个角落找到从前的纯朴。最后,我来到了巍山。

巍山古城是一個游人少的地方,連通往哪裡的唯一交通工具也是七塊錢一位的中巴,車上大多數都是當地生活的人。
路程一个多小时,翻了几座山,路过了几个村落。

下午一点多,我到站了,看着我在地图上的小蓝点,我兴奋着,期待见一见这座依旧沉没在自己悠远风韵的古城。


和在大理旅行雜誌上写的差不多,巍山,不愧是一个“被旅游业遗忘的角落”,这里幸运的保留了巍山古城自己的一股味道,独特的一段风情。如果大理古城和双廊古镇叫做繁华和喧嚣,那么巍山便是朴素和简单。

在巍山吃的第一家店:老张过江米线,没想到竟是个百年老店,

要不是之前看了过江米线的文章,估计还不知道怎么吃呢。味道不太重,有点油腻,回味间却有股淡淡的油香。

巍山的美食是出了名的花樣多,也是出了名的好吃,每次看到照片我還能想起來入嘴的狂喜:
扒肉餌絲、
涼拌黃豆粉加各種鵝樣的粉皮米線,
许多家卖双皮奶的店铺,五块钱一小碗,很细很甜。



古城一共有好几个城楼,从下面的城门里向外看远方的街道,总是阳光灿烂的。


在巍山的兩天,我沿街行走,見到有趣的店鋪就進去看,認識了好多的小舖子的主人,聽了故事,也畫了畫。

(更多巍山紀錄,可以參考http://s.squizzz.com/index.html?travelID=fa66fab8276b42fe915bf13e4956e477http://s.squizzz.com/index.html?travelID=192d8049f2c04e63895f51479185c2de



距離會北京的機票還有一天,我也從巍山回到了大理古城。
那天晚上下了雨,我一個人在喧鬧的古城裡走著,在貓空概念書店裡寫下了寄給四個朋友的信。


結束,

又上了飛機,我也該返回北京的上學節奏
帶著一顆淺藍色的心,帶上零碎的紀念品,帶走照片和記憶

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