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秋· IP 孵化器 学期Reflection

打开这篇文档的时候,我脑子里不太确定要写什么,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系统化的反思结构:我们干了什么?我们的感受是什么?但我觉得这样写起来不对劲,更像是把块儿状的废话罗列在一起,欺骗着自己干了很多事情。于是,我想到了上一学期的IP,线上疫情的半年里我和其他十几个人做的太阳能板项目。虽然那次项目的产出没能落实,但记录却留下来了很多,特别是最后的reflection让我一直记忆犹新。

溯源选择

看了去年Climate Mitigation的项目总结,我好像找到了一点讨论长达一学期搞事情过程的方法。2020秋学期开始,在我和Jessica、Kolento聊完之后,我犹犹豫豫,但硬下心来让自己进了Why Youth。通读项目计划书、背诵面试的稿子,我和Why Youth的其他几位成员一起把 Why Youth 推进了唐羿的孵化器。但硬下心来的埂子一直在那里,直到一天终于有机会和Zale视频电话,我给他讲了我内心的疑惑(我自己对 Why Youth项目的热情一般,并且我自己、其他人都有些质疑我在其中的位置),Zale很明确的告诉我,如果我已经感受到了这些,那他觉得我应该换一个地方,找一个能够带来“可能性”的项目,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为了“完成任务”而工作或学习。Zale让我一阵感动,我跟唐羿、Jessica说了自己的情况,就跟团队再见离开了孵化器。

离开孵化器后,我到处寻觅,最后加入了Skylar的科学 IP,和一个小组的人一起学习科学历史并计划在期末筹办一场科学的艺术展览。但有些时候 计划真的赶不上变化,学院很快又提出了高年级track的项目分组,使得很多人换组、很多原先在的项目瓦解。因为这个契机,kolento和clef又找到了我,询问我愿不愿意再一起搞点事情。如果能和几个最熟悉的朋友一起,且发起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岂不是最好。于是,即便申请的步骤繁、不顺利(我并非属于高年级组所以本应不能进入孵化器),但我最后还是踏在了灰度地带,混入孵化器中。

开始,以及CTB

回到孵化器后,项目的起初只有我们三个:clef、kolento、Laura。每次上课和晚自习的时间,就是摊在沙发亦或是凳子上聊着我们想搞的事情:猫咖、艺术展、手伴、赚钱等等等等。很多时间随之过去,伴随着被抛出来都又未曾尝试的点子。后来,不知道怎么(真的忘记了过程)我们决定参与ctb的比赛,开始在学校里寻找更多有实力、友好的人拉进队伍。我们讨论、然后分别去邀人,最后把八个人凑到了一起:kolento、clef、laura、cherry、deltas、Karissa、Oliver,还有桥。

人凑齐之后项目仿佛踏入了的“正轨”,开会做任务的模式逐渐相似于之前kolento带我们其他一些人参与的公益比赛项目EOW。我们熄灯后从宿舍逃出来,在10号会议室花了数个小时去脑暴想研究的主题、想做的事情、团建。

除了时间花的很多之外,一切在我这里看似正常的进行。我们最后确定了主题「丧文化」,虽然我没有对此抱有兴趣,但团队中除我之外都投了赞同的一票。于是,在kolento带领之下我们(感质Qualia)按部就班的根据ctb提供的时间线搜索信息,又提交证据。

项目这样进行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直到圣诞节前后,town e告诉我们调研卡住的现状很难被打破,我们也意识到可以放轻论文的比重,着手于产品的制作了。到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感受到ddl和产出的力量。团队分成两组,clef和deltas负责完成论文,我带领其他的团队成员进行用户访谈、

压抑与自由

团队分成了不同的部门,我很大程度上有了更多的“主动权”,可以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然而,事情开始变得奇怪。kolento教给我了许多产品制作的“策略”,并要求我根据这样的步骤完成任务,我需要向他汇报内容,他给予反馈,我又再次带领团队前进或者迭代。从中我有点受到打击,因为我好像永远无法带领我的团队创造出和模版策略相符的结果,一个kolento期待的结果。我们疯狂的做用户访谈,但团队里的人似乎对这件事情不再抱有热情,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这样重复、大量的工作。于是,我开始回避项目里的任务和问题,一再水内容、拖时间线。我被骂了挺多次,估计也被团队里的人吐槽了吧。

但一切很幸运,事情从某天晚上会议结束后改变了。时丁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想和我聊聊。我们约了第二天的下午,在茶馆见面,后续桥和Jacob也有加入对话。从理想团队、诗句一样的形容词,到最后桥和时丁俩个人确信的告诉我他们觉得既然现在的团队是一盘烂棋,那我们有可能把它下好的。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将信将疑,去吃饭了。那天晚上写完作业的时候,我回想了他们所说的话。也许因为看在孵化器gpa的份儿上,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冲一把。我微信了时丁,很快,一个叫产品部“造反”的群建立了。

这个小团队里,有一些人和时丁、我一样,觉得之前的“烂棋”由我们的大leader一手促成,一些人也对此毫无感觉。但无论怎样,我和时丁计划,带大家开了一个会,按照和town e了解到产品的更多“可能性”和“随意性”,我们在脑暴之后直接确认了要先拿来当作模型制作的产品:一个写着话语的抽纸盒。一个周末的时间,我们分工完成任务,最后在周日下午的会议上完成了模型的制作:一只会吐舌头的Cheshire Cat. 

结论与答辩

完成模型的周一,town e跟我说kolento很受不了现在的现状,找了tonw e带我、时丁、clef,还有kolento一起聊一次。我们讨论了团队中出现的问题,以及我们(我、时丁 以及一些人)对“团队”的预期,是一个能在一起互相支持且快乐的地方,而不是现在所呈现的“打工”模式。最后,因为发现很多问题的根源来源于我和kolento的个人问题,所以我现场做了描述,可能把这几个月里累计下来的愤怒都表达了吧。感觉很神奇,就好像你知道身边有人会支持你,你只需要说不来自己的感受。

结束之后,town e给到的建议就是,因为个人的问题已经挺大了,留在团队中只会对团队项目都产生负面的影响,项目还是以人为本的,所以我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这和我几个星期里来想的是一样的结局,那一刻我也意识到可能想法真的要成为现实了吧!

后来,是个人的答辩,一切都很顺利。自从我知道自己大概要离开之后,我也都分别和曾经产品部的人聊了聊。时丁也会一起走、Karissa、桥,不过cherry和Oliver还比较愿意打完ctb。ctb到此与我相别,我不经又开始梦想下一个团队或者项目,也许不会很好,但至少总能带给我新的收获。

迷雾中看到的导航

孵化器「丧文化」和一学期的感质团队,我好似航行在了一段充满迷雾的路程中。也许它又一次辜负了我对于“理想项目”的预期。但,在迷雾里的时间一些东西也变得更加清晰,我逐渐意识到到底什么是项目、什么是团队。我想,一个好的项目在我的心目里已经不只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开始,而是一件我耿耿于怀很久的问题和事情。同样,在这次项目短暂的尾声,我也第一次感受到团队的力量:团队真的不是在完成任务,而是因为我们彼此喜欢所以在一起开心的合作。打造一个团队可以不只是为了产出,也可以单纯的为了一群人啊。

所以, last thing but not the least, thanks to all the people in Qualia, especially thanks to deltas and town e, who were definitly supporters for me to keep going. 

「冬日」self evaluation

About the lesson

装置艺术从2020秋学期初开始,墨文带着我们班里的十几个同学从装置艺术的五个元素:材料、地点、表面、色彩、重心,依次了解了装置艺术的模样和特性。我们通过课上听课学习艺术品/艺术家、课下实验、博客记录,以及最后的presentation对每个元素都掌握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和运用技巧。

Where I’ve started

而对于我个人来说,最初加入装置艺术课就是想找到更多艺术的可能性吧,除去绘画(也许即使到现在我发现绘画仍然是对我特别有意义的艺术形式)。在初进入这个课程的时候,绘画虽然已经陪伴了我七八年,但我并不知道画画对我的意义,更不知道画画对世界的意义。

通过艺术装置课程,我逐渐在其中认识到了很多新东西和新创意,但它们只是零散的想法,断断续续与生活发生联系,直到课程的最后一个项目。

from Bing

The final project

六个星期之前,装置艺术课开始了一次时间很长的个人项目。项目的主题是「探索者」,我们每个人开始自己的working time。最初是脑暴,我从“探索者”扩张,扩散到“旅行”、“自然”、“城市”等等的词汇。这些词汇有些散乱,于是我还是从近期的一次“心动”先开始了调研工作。

research 1: portrait

我从伊丽莎白·佩顿的板上油画《暮光之城》开始。从其一眼看到那副两个人的画像的时候,就有一种fall in love的感觉,in love with两张五官之间的丝状、相互传输的力量。每一个眼神和每一个肌肉都是动态的和鲜活的。

通过调研,我发现这幅作品的伊丽莎白·佩顿是一位肖像画家。她有在刻意去捕捉把时间和历史所浓缩的画面,正如同肖像中人的表情和情绪被刻画,把一个人的灵魂倾注在一个肖像里。肖像这样的能力让我颇为感兴趣,于是我进行了更多的肖像调研,发现了不同艺术家绘制的不同风格、重点,甚至表达寓意的肖像。

《暮光之城》

testing 1: 「friends」

经过一轮的调研,我开始尝试艺术的实验。以背景纹路和诗歌为元素之一,绘制我的朋友们的画像。

但在这一轮测试之后,墨文和我很快发现到目前为止我所做的所有内容都只是二维的绘画。但课程的内容是装置艺术,墨文也希望我可以至少尝试不同的绘画材料。我开始思考是什么让我执着于绘画。很快,基于一副最近画的一个女孩,我得到了答案。我之所以喜欢画画,因为画面可以捕捉一个氛围,而当人看向画面的时候(至少对于我来说)他便可以掉入画面里的景色。所以,绘画带给我的是一种去体验和感受另一个色彩缤纷或情感丰富的世界的窗口。

「Friends」

research 2:immersive art

发现我想要的不是画框,而是触碰另一个世界之后,我的想象力被打开了。第一个出现在我脑海中的画面,是自己沉浸入一片布满嫩绿色、深绿色的草地。里面的生灵想宫崎骏电影中的样子,每一个缝隙都充满了生命的颜色。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在浏览器上搜索:画房间。很快,我搜索到了用线稿画满的黑白屋子、绿色的自然房间等等。我突然想这样身临其境的感觉难道不是沉浸式艺术吗?继续调研沉浸式艺术,我搜索到了之前看到充满雾气的空间,还有一直降雨的「雨屋」。

这样的艺术的确是我特别想尝试的,因为它从全身无感把想象中的世界或曾经去到过的地方带到眼前。

place & topic

我开始在探月寻找合适的地方,去创造一间我的理想房间。最后在一层的安全出口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这里靠近建筑的角落,站在走廊入口处,有一种往向远方的感觉,空气中是寒冷的。我想到了学习建筑时提到的东西,去结合一个空间本身的特性。闭上眼睛,我看到的是覆盖了雪的杉树,窗户好像结了冰。

我决定画一间“冬日”,使用丙烯和喷漆,还选购了冬天味道的香水。

painting

开始绘画。先从树干的棕色开始,一步一步绘制远处浅灰色的树、树枝、枝干间的蓝色、雪的白色。丙烯比想象的更容易干,只好用纸杯装满稀释的颜料不断蘸取、刷墙。

后期,在Yuxi的帮忙之下,开始绘制更详细的枝干和树林中的银紫色“守护神”(出自《哈利·波特》)。到现在,其实整个通道并没有被完全绘制完成,但已经塑造出一定的氛围。同时我非常确定,这样一幅画几乎没有结尾,因为墙角的每个地方随时都可以有新的生灵诞生。

Reflection

about planning

这次项目的时间管理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问题。前期画了大部分的时间在调研和“不确定”是否与终品有关系的测试上,而最后留给制作终品的时间仅仅只有三四天。三四天的时间明显太紧张,仅够我去进行一次操作很快的结果产出。但我现在发现,一个好的大成果是需要来回尝试的,并且不断在其中修改方法。

所以,如果下一次做项目,我觉得最好的计划是预留一半的项目时间用于最后成果的创作和不断修善。

about learning

想我前面提及到的一样,这次项目让我更清晰了自己画画或者做艺术的意义。我发现很多自己的创作过程,不过是在捕捉我脑海中的美好或真实的画面。比如像这次的项目创作,我在那通道口感受到了踏入冬天时的宁静和清爽,于是想把它视觉化给更多路过看到的人。在作品完成期间,有路过的保安阿姨说她好喜欢这个画面、有一个学校的管理人员说路过看到后感觉眼前一亮、很舒服,还有同学说这是在营造一种走进冬天的森林。

而当我对此清楚之后,我也变得更有意识、更好的去辨识那些带给我特定感受、情绪的世间万种。

成果准备

根据几次调研,最后我确定下来要在探月的一个空间里用绘画的形式呈现沉浸式艺术的感觉。
于是,在课堂上我和Aimee在探月的校区里转圈,直至找到几块合适的空白墙面和地方。

其中最让我有感觉的就是一层消防通道的走廊。走廊不深不远,但却面向一面冬日的空地。

我看到外面的空气有雾
寒冷的气态物体散布在浅灰色的天空里
我看见空气中的房子
淡黄色的底 褐色的砖
我仿佛靠近雪盖住的枝桠

于是,我想到了以下的项目方案:

——————————————————————————————————————–

项目方案

项目简介:此项目想通过绘画墙壁的方式创造一个可以让参与者体验全身沉浸的空间。

创作想法:项目选择场地在一层角落的走廊里,场地空气较冷,可以感受到屋外的季节气候,因此希望把走廊空间的墙壁改变成符合体感的样子,通过绘制冬日的森林创造一个探月内的沉浸式自然空间。

场地位置:一层小剧场后门面向的消防通道走廊
创作时间:1.15-1.22
创作使用材料:丙烯颜料,喷漆,香水等
项目视觉效果图:

[res] 画一面墙、一个房间

from https://www.sohu.com/a/114886695_481925

Claire Basler,Claire因其对树木和花卉的感性表现手法而闻名,她作品中的花朵充满生命力。

因为灵感来自自然,所以围绕着城堡的花园成为Claire最爱的小天地。“我享受彻底置身自然中被植物包围的感觉。”她喜欢从花园里采下整株植物,并随季节变换室内装饰的花材,不是精致的插花,而是让高挑的枝条顶到天花板上自然垂下的那种张力——甜美的、暴戾的、哀伤的、喷薄的……“如果不能时刻置身自然,我就把自然搬回家。

在这次调研里,我找到了我想要的样子:把在世界中感受到的东西全部绘制在一个房间里。

[res] 沉浸式艺术

经过上一次新的脑暴之后,我开始对「沉浸式艺术」做调研。

根据:https://www.sohu.com/a/196582321_813930

艺术作为人文社会的文明产物,在任何时期都必然与时代特点发生关系。在当下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现代科技与传统艺术文化必然发生碰撞、产出火花,随之,艺术界的传播与展示方式都将得到颠覆——“沉浸式”艺术这样的表现形式,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的。

在这个时代,人们已经很便于获得途径去欣赏传统的艺术作品,换言之,传统形式的艺术已经难以激起人们的浓烈兴趣;另外,科技又让艺术作品可以不再局限于不再单一感官的表现。而是将传统的展览升级为沉浸式的展览,将艺术作品展览,升华为一场全沉浸式的感官盛宴。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马岩松——“感觉即真实”

但实际上“沉浸式”这个术语并非一个新晋的概念。早在1900年代,艺术家在非叙事电影里就已经开始尝试制造沉浸式的直观体验,期间经历了科技的更迭,沉浸式艺术也一直在电影和艺术中被持续推进至今。至于我国的沉浸式艺术,可以归结到VR技术带来的虚拟现实体验的兴起。

“雨屋”

2015年的“雨屋”——这件由英国艺术团体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创作的作品,在余德耀美术馆的4个月展期内,共吸引近20万名观众参与,人均排队时长超过2小时,继伦敦及纽约展出后继续在上海引起轰动。

“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此次teamLab北京个展将在延续前作标志性元素的基础上,为中国观众打造一个全新的升级版本。这个用电脑程序打造出的梦幻虚拟花海将与置身其中的观看者产生实时的互动。观众的一举一动——无论是近距离的凝视、伸手触摸还是踩踏花朵——都会影响花的诞生、绽放乃至凋谢枯萎。 届时,利用实时运算技术打造出的每一朵花都将是独一无二的,且一旦凋谢就不会再重生,与每一朵花相遇的瞬间,都将只有当下一刻的机缘。

全域装置(香格里拉【穿越山巅】)——詹姆斯·特瑞尔

沉浸式的艺术形式到底是怎样的呢?

首先,沉浸式的艺术形式,可以简单归结为“观众走进艺术作品之中”、“与之产生交互”——这样两个互相牵扯的条件。“走进艺术作品之中”会因为作品的形式而分为“沉浸(Immersive)”与“浸入(alternate reality)”两种类型,它们有所不同,只不过现在市面上流行“沉浸式艺术”这样的统一说辞。

其中,“沉浸式”更倾向于全身心的体验都被人为的技术装置所影响;而对于“浸入式”,参与者的五官感受到的具体元素还是来自并非由声光电所创造的现实,但对于周围情境的整体感受却是出自虚拟,也由此产生相应的情绪与思考。

在交互的表现上,又分为参与者与技术装置互动、参与者与同样参与其中的人互动。与技术装置互动的例子,如Teamlab作品中,花朵的样子、鱼鸟常常由参与者的行为来决定。与人做出互动的例子,一般以行为艺术类的活动或者项目居多,如引进国内还不久的沉浸式戏剧《Sleep No More》;或者是观众之间进行互动,使之成为作品内容的一部分,这般情况往往是以行为艺术居多,如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作品,虽然鲜有高科技的设置,却能让人在参与的过程中倍感动容、思绪万千。

对于沉浸式艺术在美术馆展览中的流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王春辰解释道:“传统审美观念中,观众和作品之间的关系是‘静观’,存在空间和心理上的距离和隔阂。但今天当代艺术更多谈到的是‘融入’,强调主体与对象充分的相互渗透。沉浸式艺术便是一种主体对客体的全方位包围、置入。”

新的灵感


上一次的实验没有到达我的理想效果(可能因为缺乏对于人像绘制的技巧吧),课堂要求和自我要求开始从两方面 push 我去找的新的选择和尝试。

而做「探索者」项目的这几天,除了按照系统进行调研和实验,我也根据Pinterest 上搜索到的一张特别好看的画做了进一步的油画绘画。

我很喜欢这幅画,可能是因为油画的颜料质感,它看起来更加细腻和生动。

上课时间,我一个人呆着放画的房间里,尝试去感受到底是什么让我这么着迷于画画、着迷于五官、色彩和画面的背景。
当我闭上眼睛去感受它的时候,我发现那是一种掉入色彩和掉入画面的感觉,一个人沉默在、被包裹在特定场景的无限张力之中。
这样的感受很熟悉,我寻找着它的不同来源:空间、教堂、山坡,还有天很低的草地。

我想画画,难道不就是因为绘画是一种重现理想梯感的手段,且是一种比较容易的手段。
发现我为什么始终执着于画画之后,我能想到了形式就不仅限于绘画了,还有一切能带来同样相同感受的事物。

1. 空间
我第一个考虑到的形式是空间,因为原先在校外的建筑课上我和老师讨论过很多关于空间的张力和给参与者的感受。一个空间内部的结构形状、大小、质感、颜色、味道、甚至声音,都很大程度的影响着一个参与者细微的感受。

当然我不能在探月建造一个崭新的房子,但若结合 空间&感受&艺术,我猜测它有个名字叫“沉浸式”艺术。

画像:朋友

我开始在画布上进行完成的创作:人像线稿、背景色调、图案,还有最后的向外延伸的色调。

一个小学/初中同学的画像:

小麻雀!
休飞进田垄里。
垄里,
遍地弹机
正静静地等着你。
——冰心

Reghena

回到之前被抛出的问题,这是一节装置艺术课,但目前我所呈现出来的作品仍然只是绘画系列。
我又该如何呈现装置艺术?绘画和装置艺术的区别与关系在哪里?

设想装置艺术,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悬浮的画布和墙壁上隐隐约约出现的诗词。
但这样的链接似乎有些刻意,而我也找不到其中的必要性。(也许悬浮旋转和隐隐约约的文字可以是一种不破坏画面张力但又加入思考hint的方式)

我把思维带回到最初设计这样的作品时给我的感受:一股迎面而来的力量和气息。
回想给无感带来相同感觉的时候,我想起了纪录片、音频、下雨天、香水、旅行。其他感官也有类似的体验,于是我想到了交互艺术。

其实每个画面应当有自己的声音或者味道,并且,我大概都能想到。
但让我困惑的点在于,过度的感官叠加在一起会不会反而削减一个作品的力量?

画像 Idea&Testing

经过上几轮的调研,我开始准备上手做肖像的实验。
墨文建议我去尝试使用更多的材料进行创作,不一定要是装置,但一定不能只是简单的油画和丙烯画。

于是我开始准备画画,但肖像的范围还是很广泛,我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几次画画的时间都被我磨蹭掉了。
但这些随意翻弄事物、东西的行为没有被视为浪费,因为最后还是有一些诗句、图案吸引了我足够的注意力。

一、夸张的色调

当我在Pinterest上入了迷的一样滑动着鼠标、挥霍着时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特别的画像,比如上面的这张。画面色彩明晰、立体,第一眼望去的时候被震撼一下,持续凝视的时候好像掉入色彩的情绪当中。

这样一副作品,浓稠的色调没有掩盖人像的五官,反而凸显出了画中人的情绪。一种不止属于表达某种心情的“悲伤”、“兴奋”,或犀利”,而是一个个体可以散发出的情绪。这种情绪在画中人的五官之间联系、产生,又在色彩和笔触之间扩大到整个画面——蔓延至周围的空间。

感受让我意识到肖像的背景不只是陪衬,用更合适的话来讲,应该是人像情绪的扩写。

二、文字里的细节

在随意翻阅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打开了一本放在桌子上很久了的塑封书:《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林徽因的诗、散文集。
她的诗很奇特,都想《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那首一样,每一句都像“云烟、娉婷、鹅黄”会把文字溶解在眼前的空白处,用变换的细节填充角落。

实验:想法与实践

诗歌和文字呈现出来的画面,总是散发着某一个特定的人,它们总能让我回想起一个熟悉的人。每一位熟悉的朋友又的确都能通过一张画像描绘,而诗歌里的细节正巧融化成图画的背景,融入这个朋友的颜色中。

我开始决定去画朋友们的肖像。他们每一个人我都一定程度上比较解(一种时间累积所以全面的了解吧)。这样的测试过程很开心,因为去描绘他们的在我心中的“美好”是会让我自己感受到满意的。我把他们中每一个人给我打来的情绪感受从五官出发,放大到颜色,再到挑选一首诗歌。

一张单纯的画像
画像加入颜色
画像、颜色,还有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