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 Contemporary Portrait Artists

8 Contemporary Portrait Artists Who Are Reinventing One of Art’s Oldest Subjects: https://mymodernmet.com/contemporary-portrait-artists/



LAUREN BREVNER

Vancouver-based mixed media portraits of women that resemble contemporary versions of Gustav Klimt works. Blurring the line between contemporary art and traditional Japanese craft, each stylized portrait is painted onto wooden panels and rendered from a combination of materials, including oil and acrylic paint, resin, shimmering gold leaf, and pieces of traditional Japanese paper.



YASUTOMO OKA

Japanese artist created using oil paint Each photorealistic painting captures every detail of the artist’s female subjects, such as their soft skin, flowing hair, and textured clothing. Just like the old masters of the past, Oka uses real models as the starting point to his work, but often ends up creating idealized depictions of his subject.



KEHINDE WILEY

New York-based reinvents classic Renaissance-style portraits by replacing white aristocracy with modern-day people of color. His stunning portraits feature subjects posed like regal members of society, surrounded by colorful floral patterns that refer to the textiles and decorative motifs of their cultures.


AMY SHERALD

Baltimore-based challenge stereotypes of African Americans, shedding a light on experiences that are often left out of history. “We get the same stories of who we are—stories filled with pain, oppression, and struggle,” she says. “But there are other sides to black lives that are not often represented. I’m painting these people.”

Perhaps her most famous commission was for the former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Rendered in her signature style, Sherald painted Mrs.Obama posed with her hand under her chin, wearing an Op-art-inspired dress by designer Michelle Smith.

[res] 伊丽莎白·佩顿 Elizabeth Peyton

Intro
这次调研开始于我在UCCA看到的这幅《暮光之城》的画,当时就被画面里两个人的深情吸引,不管多少次回顾去看这幅作品,都会久久的驻留在两个人的视线之间。我很好奇他们分别都在想什么,以及内心里又是如何设想的对方。
在调研的时候我很迫不及待的想了解这幅画的来源,于是我便找到了伊丽莎白·佩顿的介绍。

《暮光之城》,2009,板上油彩,23.5 × 31.1 cm



伊丽莎白·佩顿 Elizabeth Peyton:

美国艺术家

最优秀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人物肖像

1965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丹伯里,1984-1987年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并获得学士学位,1987年起,她便经常在世界各地的重要美术馆展出作品,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具象绘画复兴的中坚人物。

佩顿画过的肖像不计其数,从拿破仑、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涅槃乐队主唱科特·柯本,大卫·鲍伊到她身边的朋友,都曾是她笔下描绘的对象。

“伊丽莎白·佩顿:练习” 在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


经历 & 历程:

自1987年毕业,佩顿就一直在寻找自己创作的路径和方向。在此期间,她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如斯蒂芬 · 茨威格、马赛尔 · 普鲁斯特和司汤达的著作,直到阅读到文森特 · 克罗宁所著的拿破仑传记时,她临摹了画家安托万 · 让 · 格罗为这本传记创作的拿破仑肖像,而这本书也改变了佩顿的一生。

据佩顿回忆,通过阅读这本书与描摹这个人,她第一次意识到了“人是正在发生一切的载体,这些历史文化人物都是他们所处时代的变化缩影”。因此,她决定开始通过肖像来探索这些人,包括他们所在的时代

在绘画对象的选择上,佩顿早期偏爱历史人物、文学虚构人物,但后来也画社会名人及周遭亲朋,选择的标准在于“感受”,“当我对某件事有非常多的感受的时候,我就会想让它成为我的题材”。

佩顿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画家,而她绘制的对象是人而已。因此,在欣赏佩顿的作品时,将其理解为“通过绘画研究人的方式”或许更为贴切。

透过佩顿的画作,观众得以认识她所崇敬的、感兴趣的人物,歌剧、摇滚、音乐、文学等她所热爱的元素,以及这些人物与元素背后的时代与历史,以及迸发而出的热情与生命力。这恰恰契合了佩顿对艺术的理解:艺术品要是它所在时代的凝结,但同时它也是历久弥新的。

在佩顿的创作中,无论画中人的身份背景如何,她与绘画对象的亲疏远近,或创作时具体采用何种媒介,她都对每一位对象投入同样的热情与专注,甚至说爱和痴迷。所以在每一幅画中,佩顿都把绘画对象的迷人瞬间,或者是与绘画对象穿越时空的邂逅定格下来。



评论:

此次展出的作品以令人耳目一新的直接和坦诚,将观者带入佩顿的艺术创作实践中,带入那爱与美与诗意形成的瞬间氛围中,所以观众总是被她的绘画传达出来的氛围深深吸引,画中人物的斜眼或对视或放松的瞬间神情被定格下来,你盯着看时,发现他们有勾魂的能力,你不自觉就深陷其中。

佩顿的画像是时间的痕迹,永恒的一瞬,凝结的人生。她在谈到已故摇滚音乐人科特·柯本(Kurt Cobain)时说:“我觉得你在他的脸上可以看到——他所经历的时间。”

“画肖像,画的并非是某个人此时此刻的五官衣着,喜怒哀乐,而是画他所经历的全部时间,画他眼里的故事,画艺术家自身被激发出的特殊感受。佩顿的每一幅肖像画都是如此微妙、复杂,充满了无数的细节,正如每一个被生活打磨和雕琢过的个体生命,而这需要的不仅是锐利的观察,还有极度的敏感。”

EXPLORER 探索者- 脑图


艺术课后面六周的时间,墨文全部留给了我们自己去创作。最后产出一个项目作品,以来到学校后对于探月、艺术和“我”的探索为出发点,创作「探索者 Explorer」为主题的艺术作品。

首先,我们自己进行了脑暴。从最初写下任何“探索者”让我想起来的东西,到第二张图里整理这些词汇,绘制成Mind Map。



去总结我在脑暴的时候写下来的东西,大概是这个样子:
1. “探索者”让我想到了「城市」,以及城市里的街道、咖啡厅,还有石板路、红绿灯🚥;想到了一个人走在高楼的下面,和陌生又熟悉的脸庞擦肩而过。

2. “探索者”让我想到了「旅行」,走出白色的舒适圈,外面有不一样的故事和歌声,另一种力量和勇气。

3. “探索者”让我想到了「自然」,穿梭在森林的泥土里上,有落叶和长了苔藓的石子,还有风在头发丝间吹过;深海里的蓝和冷;山顶的空气和雾;宇宙和星空。

3.最后一切的一切,都很「陌生」,在探索的轨迹上遇见无数种陌生。

情绪板



这次课上时间,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做了情绪版。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感觉它说明了它在表达一种情感,而我觉得所有的作品背后都有一种情感。

我们使用之前艺术课上讲过的艺术作品、自己的创作试验,以及任何带来灵感的打印纸张,撕开后拼贴在一张大的白纸上。再根据个人的喜好画画、写字,亦或者粘上其他的材料。最后形成一幅一个人心中的“情绪版”


在我的情绪版里,正中间我贴了一张伊丽莎白·佩顿 Elizabeth Peyton 画的《暮光之城》。这张画作是我在UCCA看数字艺术展的时候看到的,当时的第一眼就让我心弦紧绷。我不自主的想再看这幅画,感受伊莎贝拉和爱德华对视之间那股流动的气体。这幅作品太有力量了,就像画中的树枝和树干,形成了不可摧毁的结构。

我试图扩大这股力量,于是决定在画的周围画出一组更大的人像,又在周围贴满了拥有同样情绪的图片。我发现这类图片主要分为两种颜色,一个是树干的棕色,偶尔带一些墨绿;一个是鲜艳的橙色,像《暮光之城》中两个主角脸上散发着的气息。那是鲜活的、是充满张力的。

最后我在情绪版上加了一段几天前在地铁里看到的广告,来自尼采:
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认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

我觉得这句话正是一个在黑夜中,伸展四肢,甚至张牙舞爪在跳舞的人。每一个动作都带起了一阵风,风里有ta发丝间和衣服上香水的味道。如果你能闻到,那固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