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试验

周二早上八点多,我在第八会议室的窗户旁边坐了很久。窗户开着,从纱窗里正好可以看到酒店大堂与综合楼的通道走廊。窗户是打开着的,迎面能感受到清早的凉气。
我感觉特别舒服,可以放松下来在远处看人们在走廊间走动,可以感受空气中新鲜的味道。

在这一次发呆的过程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场景中唯一变动、出现,又消失的东西——人。有人从酒店大堂的出口进入走廊通道;有人在碰面的时候转身问好;有人搀扶着另一个人上楼梯,也有人把视野朝向了栏杆外面。

于是,上午在另一个窗户前,我做了这个地点实验。
这是一个打开了的窗户,在其纱窗面前可以感受到外面世界的气息,可以开到有点模糊的树林与小道。我把很多小纸片贴在了纱窗上,形成了画面中添加色彩的“人”。

Material Testing

用不同材料试验三个小装置, 可以采用扭曲 变形 剪碎 重新整合等方式进行创作。 不必带着目的去想“我想表达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可以只是无目的的探索试验不同材料会发生什么效果



Testing No. 1

明信片

这是一个由美刀、人民币,还有一张发票剪碎,又拼贴而成的试验装置。它的形状呈正方形,正像一张怀揣着记忆的明信片。
这个试验装置给我带来了一种“旧生活”的感觉。纸币、明信片,让我联想到的是邮票、镇子,以及互联网尚未普及的时间。
对,还有这首歌《时光是座博物馆》

试验过程中
在天空的前面

我觉得除了使用拼贴的方式,把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组成一个表达了”记忆“的装置,我还可以使用更大的空间和流动的空气,结合很多旧票头,去表达一个过去了、却依然在流逝和流动的世界。


Testing No. 2

茶杯表面

这是一个通过在瓷茶杯上浇液体丙烯而完成的试验装置。
当时选择这样创作,是因为特别想泼洒一样东西,并且目睹它缓慢的覆盖更多空白区域的过程。它让我感觉特别爽吧,感觉一个东西突然被释放了出来,可以自由的流动到它想去的地方。不同颜色的颜料互相叠加,底层的颜色通过一个个气泡突破了上面的颜色…
在一个不受控制的奔涌过程里,颜料却能在最后呈现出和谐的美。

试验过程中

除了这种创作方式,我也很想尝试更大规模和面积的泼洒创作。



Testing No. 3

书和梨

这是一个用一摞书、一个梨做成的试验装置。
这些敞开的书页给我带来一种很安宁和自由的感觉,它们列罗在一起螺旋上升着。但是同时,顶头的那一个梨也给了我一种更稳定和静止的感受。
这个装置让我想到了打开过的一本又一本书,很多本却一直没能看完、合上。梨就像一个会阻挡我的小哑铃,但同时也让我能慢下脚步进入当下的书和故事。

散落的装置材料

如果有更多的书,我也很想尝试更多的摆放方式,还有书籍与其他生活物品的连接。

Collage Work Sept.

BY AIMEE, COCO, LAURA, WILLIAM
IN SEPT. 2020

九月初中旬,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完成了装置艺术上的第一个作品:一张拼贴画。
我们使用了不同艺术品的打印图片,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愿,把他们裁剪、又重新组合粘贴在一起。

在完成这个拼贴的过程中和结束后,我逐渐发现一个东西的色彩和质感会给我带来很大的感受,而质感所带来的感受与其物体本身又会产生新的反应。这样一来,一组拼贴在一起的图像带给我的就是一个流动和穿梭在色彩、质感和物体本身的寓意的理解/感受。

比如说这个角落里的嘴巴、蛹,还有绿色液体。其中嘴巴和绿色液体给我带来的质感都是流动和顺滑的,颜色也都很浮夸。而蛹(还是一种化石虫)的质感是相对坚硬的、色彩单一。
从物体本身来看,嘴巴是可以表达、吐露,甚至影响的东西;
蛹是一个会让人打哆嗦的东西;
绿色液体是可以被创造或者吐出来的。
这时候,嘴巴便可以吐露绿色液体,让其缓慢的从上而下的流动。蛹成了这个和谐画面中的亮点,正在液体之间掉出了口。

我想如果把这部分拼贴做出一个装置,它将和上面的图片长的一样,只不过变成3D。它应该会展出在一个黑暗的室内空间里,高2m左右。从嘴巴中流出的液体,应该给观众带来“在逼近”的感觉。而液体中的那个蛹,使观众对这个装置产生心理上的排斥和距离。
同时,观众也会好奇这个嘴巴,好奇嘴巴为什么会突出掺入了绿色液体的蛹…